十博体育主页-十博体育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当下摄影存在的问题无法回避

丽水摄影高端论坛,年轻的影像批评家海杰秉持一贯敢言敢说的个性,当众抛出了自己的主题:《当下中国摄影的几个问题》。他分别从对媒材的误读与滥用,摄影记录所携带的惩罚景观,摄影教育工业化,精英意识控制下对新媒介变化的视而不见,身份焦虑等等几个方面展开精彩独到的阐述。

  这些问题虽然抛的有点“生猛”,却是命中时下的很多要害,正如他在演讲时所说的一样:当下摄影存在的问题是无法回避的,我们要敢于正视这些问题的存在,并懂得取舍和如何去解决,而不是一味地逃避。他的话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在场的许多人唏嘘感叹之外,更多的是对这些问题之外所展开的思索和探讨。

  笔者听了他的讲座之后,也是感触颇多:那就是当下摄影的现状和出现的问题为何会如此多,作为影像批评家的海杰,又是如何去看待这些问题的,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一个主题讲座?基于此,笔者对海杰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访谈,已飨读者,下面是此次访谈的内容:

  释藤:这次高峰论坛您的主题是《当下中国摄影的几个问题》,当时为什么想到用这个主题的?您指的问题又是哪些呢?

  海杰:当下中国摄影的问题没法回避得过去,俯拾皆是,你要往前走得顺一些,就得把问题清除一些,问题太多了,我只是捡了几个长得着急的来讲了讲。

  这些问题包括对媒材的误读与滥用,摄影记录所携带的惩罚景观,摄影教育工业化,精英意识控制下对新媒介变化的视而不见,身份焦虑等等。

  释藤:你那天谈到媒材这个问题,请问您是如何理解媒材和摄影师之间的关系的?

  海杰:媒材对摄影师来说,就是语言,你说得好不好,准确不准确,全在你对媒材的选择和利用,你不可能拿着大画幅去炮火连天的前线现场,你也不可能拿蓝晒去什么都玩,骆丹玩湿版玩出了名声不代表其他人就也能成功,为什么?因为骆丹恰好在《素歌》里需要这东西,湿版和他拍摄的东西具有联系性,它们能走到一起去。语言有其精神,精神不合,如露水夫妻。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高校开始流行玩蓝晒了。不知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释藤:你所指的惩罚景观又指的是哪些呢?可以简单做一些举例么?

  海杰:“惩罚景观”是法国人福柯的术语,简单说,就是以合理和道德的名义,对他人或他人的行为做出鞑伐。摄影本身蕴含着权力,拿相机的人,便是权力的持有者。比如有一些摄影师以“人文关怀”的名义在未经别人许可的情况下,拍摄藏族同胞,搞得人家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比如,有些人总喜欢在微博上拿一些穷苦地区的人的肖像来号召大家做慈善,慈善本是好事,可是选择的图片分明就是把苦难符号化,把苦难者肖像英雄化、雕塑化、审美化。再比如,之前的微博打拐,人们以“救孩子”的名义,拿着相机对着大街上凡是带着小孩乞讨的妇女就拍,然后传上网络,接着大家就愤怒声讨那些带着小孩的妇女,人人喊打。但问题不是这么简单,所以他们经常会搞错对象,西安就发生过这样的事,看看那个当了冤大头的妇女甩瓷盆的动作,再看看微博上的一些事,我们会明白,道德挟持已经是一个很时髦,又四两拨千斤,且无风险的策略。

  释藤:您是如何看待目前的摄影现状的?您觉得这是摄影师的问题呢,还是其他的原因?

  海杰:说现状太宏大了。我觉得现在没有哪个东西能一统摄影,摄影太多元化了,多好啊,但问题就在于还有人要去试图去让一个东西去统领摄影,或者让一个摄影潮流去统领其他所有摄影潮流,这本身就不符合潮流。

  至于说谁的问题,我觉得都有问题,做收藏的尽量淡化数码,甚至对手机这些新的摄影媒介生产出来的影像有所鄙夷。摄影师因此就领会了藏家精神,有些人怀念银盐,那是他们的事,他们说银盐有温度,可触摸,物质感强,这是事实,可是你就一定能回得去吗?当初彩色摄影出来后,不被认可,现在不是认可了么?媒介趋冷已经是个事实,物质性的衰落和虚拟视觉的崛起已经很明显了。很多人都把“往回走”当成人文情怀,当然,有人文情怀没错,但主体还得往前走,有谁敢说,手机摄影将来不行?所以说,什么人说话,都得看他的从业背景,藏家说的话未必就适合一门心思去创作的摄影师,批评家的分类未必就是准确的,很多摄影师也未尝不在违背自己内心给自己做“绣花小鞋”(连芷平语)穿,让藏家高兴,让自己蹩脚。这里面得考虑到资本市场,考虑到了,事情就容易理解了。

  释藤:您觉得摄影师应该如何在自我层面上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海杰:那是他的事,他想得到什么,他就去补充什么。前提是,他得首先找到自我。

  释藤:您是如何看待当代影像这个概念的?目前国内的当代影像,您觉得发展如何?

  海杰:当代影像的确是个概念,我更喜欢把它往时间上靠,比如当下(此时此地)的影像。但尴尬的是我这样一靠不就显得我没文化了吗?那好吧,我们继续深入,有人说当代影像是针对于当代问题而做出的应对和介入态度,比如前段时间杜曦云就对中国当代艺术做出一个简单的定义,说中国当代艺术就是“普世价值+中国现实+视觉呈现”,从某种层面来讲,这样的定义是指向艺术的公共性,有一定空间。但是,它并不能满足我们对这么多元的摄影的界定。我更倾向于从本雅明的那套路上往下推导,比如他说的古典艺术是发生在教堂或者寺庙一类场所,它体现的是膜拜价值,观众是祭拜者;而现代影像则是机械复制技术诞生以后,古典艺术经过能量衰减导致的,它发生在美术馆,观众作为参观者出现;但是随着碎片化现象日益明显和网络的崛起,摄影就走入了当代的范畴,当代影像更多是发生在网络等虚拟空间,观众是作为参与者和分享者出现的,它体现了影像前所未有的民主性。所以,我不妨说,当代影像玩的是分享精神和民主性。当然,“当代XX”的概念不断有人在阐释和界定,我相信这个概念永无宁日,除非出现新的概念替代它。

  释藤:这次论坛,您个人觉得怎么样?和以往参加过的论坛有什么不同之处?

  海杰:我觉得年轻人多了,总得有新鲜空气,这个很好。但美中不足的是,主办方在邀请论坛嘉宾的时候,应该了解每个人的学术背景,这样会集中研讨。再就是应该安排些碰撞的环节,要不然观众听到的前一个人的观点会被后一个人的解构掉。

  跟以往的论坛比,这次当然要好得多了,它起码离问题更近了。

  释藤:有一些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么?

  海杰:注重跨界、合作、开放。坚持下去。

本文由十博体育主页发布于十博体育官网最新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下摄影存在的问题无法回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