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博体育主页-十博体育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用摄影去感受对西藏高原的热爱

带着对先父无限的眷恋,和对神灵的崇拜,以及祈求神灵保佑的我,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踏上西去的行程,去追寻梦一样的国度和天堂一样的圣境。 拉萨盛夏是那样充满了活力,气候是那样的干爽宜人。对每一个初次进西藏的朝觐者来说,布达拉宫­——菩萨居住的地方是那样的不可侵犯,是那样的令人神往,我在拉萨的日子里也深深地被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佛教徒的虔诚所打动.那雄伟的布达拉宫,衬托着神的刚毅,五体投地的佛教徒使我心灵深深地被触动,我热泪盈眶,为先民的信仰所折服,他们对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显得平和和温顺,我所能想的就是追求精神的完美是那样的重要,是那样的纯洁,我的所有私心杂念将随着菩萨的恩典而烟消云散了,我所能感悟的只能是用爱来回报这个大千世界,用爱来弥补我过去的过失。我与神灵的心灵相约可能要等到我升到天堂的时候,那时我可能修成正果了,但我将为此而付出很多艰辛,我想宗教信仰之所以能给人们带来希望和幸福平安,无外乎是对自然力量伟大而不可战胜的一种解脱,实际上我也正需要这种解脱。这也是之所以我感动的理由吧。圣地的伟大体现在先人对文化的理解和诠释,人类对自然的索取在拉萨体现在布达拉宫的建筑,它是那样的与自然和谐完美的统一。色彩是那样艳丽可人,我不知道先人对红与白的理解,但我知道后人看到布达拉宫的时候,就像自然感到天神菩萨居住在那里一样,因此也就有了五体投地的崇拜。我甚至做为一个异教徒,也对它是那样崇敬,也那样热爱。虽然我的身体状态因为高原反应极度疲劳,但每当我躺在床上,仰视那座雄伟的宫殿时,我的崇敬之情就油然而生,就这样,我坚持着,每天对着它,看着转经人那神态自若,步履平稳地为自己的生活祈祷,为美好的未来祈祷,我感动着,被神灵的伟大感动着,被无数西藏人民的伟大感动着,我想我身体的不适已经不能阻挡我去朝觐它的脚步了,同时我也在为我的亲友们祈祷着,祈求神灵保佑他(她)们幸福安康。 在布达拉宫广场西侧,我们与来自甘孜的一对喇嘛交谈起来,他们的一对女儿也来这里学习,汉语说的只有多次的反复才能让常人听懂,但我们知道,她们学习的目的是传承佛教文化和考古,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他们对拉萨的认识就像我们对北京的认识,它们同样是两个精神世界的中心,是文化的最高境地。但使我心里不解的是,一对喇嘛夫妇怎么能够结婚生子,这也是我的拉萨之行的迷。难道爱情的力量可以冲破神灵的束缚而追求人类的幸福吗?我想西藏人民是否就是神灵的后代呢?不得而知。我们又和一对法国姐妹进行了交流,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们用电子邮件互相留了地址,并为她们拍照留念,对异国友人来圣城朝觐也是否能说明西方的物质文明也需要东方的精神慰藉呢?她们在祈求东方神灵的保佑吗?我为拉萨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圣城而确信无疑。 当夜色的阑珊之光照亮布达拉宫的时候,就更显得它的神秘和瑰丽,人们在广场上嬉戏,孩子们对水的渴望达到了极至,虽然天已经很凉,但孩子们用喷泉水洗涤着,快乐着,在神灵居住的地方,得到了身心的双重快乐,他(她)们与神灵共舞,欢乐地渡过了这美好的一个夜晚,我用脑海记录着,用胶卷记录着这欢乐的时刻,我想菩萨也会对人们拥有这美好的幸福时刻而欣慰,我看到了菩萨在微笑,他是那样可亲,是那样慈祥,但他不会像凡夫俗子的我那样落泪,他恩典着众生,为人类的和平,而恩典着众生。 在拉萨停留的短暂的三天时间里,也深深地感到拉萨人民对内陆人民的友好情谊,一件事是我刚下飞机,在机场大巴拉我到市区的时候,在车上遇到了四个中学生,一问才得知他们是四川籍在西藏工作的人的后代,他们热情地介绍了初次来西藏的注意事项,让我多喝水,吃高原安防高原反应,甚至要给我一板高原安,我婉言谢绝,并介绍来西藏后应注意多休息,不要乱动,使我深受感动,他们快乐的就像小鸟一样,全无我担心高原反应的顾虑。并问我落脚的地点在哪,告诉我如何走。在入西藏第三天,与我同室的河南焦作的范兄因为电脑程序运转不灵而到电脑城修理,服务人员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调试,运转速度得以提高,当老范问多少费用时,年轻的师傅说不收费,令我们内陆来的两位老兄好个感动,对拉萨人民这种以诚待人,谦和待人的处事作风深感来有所值。[FS:PAGE] 拉萨的留恋之情是对西藏的第一感觉,但脚步不可停留,经过短暂的三天休整,我们一行十九人,向着世界之巅——珠穆拉玛峰进发。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早晨,我们十九人分乘五辆吉普车,向日喀则进发,在驶离拉萨100公里后,我们在拉萨河入雅鲁藏布江的拐弯处停下,拍摄了柳树。我们顺着雅鲁藏布大峡谷前行,公路逶迤而险峻,峡谷高耸入云,藏民居在眼前晃动,它们有的在半山腰上,估计海拔在3,000米以上,羊肠小道是藏民出行的唯一通道,使人想起来为什么藏民会固守在这一方水土上,不免为不毛之地而守居的精神而折服。 在雅鲁藏布河谷的一处开阔地,我们停车拍摄了农妇在青稞地耕作的场面,她们对我的到来似乎早有预知,我一到她们三个就合在一起,伸手做点钱的架式,我说请她们继续劳动,她们笑而不答,仍然用藏语交流着什么,我无奈,只得给了她们每个人点零用钱,但仍然说着什么,我没有时间再等待,只得抢拍了几张,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在书上介绍的比较“油”的藏民,但也不能怪她们,是我们内陆同胞给她们养成了这种不良的习惯。我们又来到一户在公路边居住的藏民家,一看这一家生活水准不高,泥房已经非常破旧,就像已经无人居住的样子,窗子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挡风遮雨的东西。门前有一小女孩,那种渴求知识和对外来世界好奇的眼神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与她身边的一位男子攀谈起来,得知这男子是管理摆渡的村干部,月收入在1,700元人民币,因为主要是冬天摆渡,现在水大,已经停摆。他说藏人有个习惯,小孩子不能拍照,怕魂被摄走,我不禁被这一说法打消了继续拍的念头,我想还是尊重他们的习俗为好,但他们对外界事物那种渴望了解的眼神,至今让我难忘。 我们在途中,又拍摄了在水边的油菜地,那黄色的油菜花已经让人心肺呼出了黄色的空气,逆光下花儿显得格外醒目,难得欣赏到如此美丽的大自然油彩。下午二点三十分,我们才赶到日喀则就餐,因为这是第一天的出行,显得非常饥饿,一餐川菜吃得精光,大家异常亢奋。下午的阳光是如此强烈,以致于大家对拍摄都有点丧失了信心,可在路上,一群藏牦牛和马群及孩子们欢乐的笑声还是吸引了我们。我们尽情地拍着田园诗般美丽的藏南草原。弯弯的河水,遍地的野花,还有那活泼可爱的孩子,我们向他们分发着笔记本和笔,还有糖果,他们兴高采烈地摆弄着大家的相机。那种纯真的眼神和笑脸都已经在都市中久违了。我们迎着强烈的阳光继续西行,在一个古堡前停下,拍摄草场,柳树还有古堡。我们同时发现不少外国游客也在乘越野车向拉孜、定日县的所在地——珠峰前行。经过漫长的第一天的旅程,我们在晚上11时到达了离定日县最近的县——拉孜县。这时我的高原反应已经开始,主要表现在晚上已经失眠,估计是自己实际就寝时间可能只有三四个小时吧。早上五点,我们就出发了,向定日县拉西宗乡的珠峰前进。因为要赶拍珠峰的日落,起的早一点,大家也都认可,但我这样一个需要休息的人就不那么轻松了。我在车上一路睡着,一路处于半迷糊状态,在珠峰的第一道关口时,我已经摇摇晃晃了,已经丧失了第一天的拍摄能力,就是在应付状态,这时的海拔高度在5,000米左右,让人已经感觉到身体无力,头重脚轻,已经是被“色友”们笑话的主儿了。继续前行就是定日县了。中午时分,我们赶到了边陲县城定日县,司机小罗在边防派出所办手续,我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在车里跟着他们跑这跑那,睡了近三个小时,已经处于昏睡状态了。人处于这种半睡半醒状态就像在生死线上挣扎,有一种要摆脱死神纠缠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啊!但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底,因为昨天在拉孜时,领队的杨老师已经说明了,如果有身体不适的,就留在拉孜,等大部队回程再接其返回,但来一次西藏有很多团员也如我一样的反应强烈,但没有一个人退却,我当然也不能搞特殊了,因为我丢不起那人啊。在由定日县向扎西宗乡前进的道路上,沙石,陡坡,盘山公路让人感觉珠峰是那么遥远而不可及。近下午二点,我们终于在扎西宗乡所在地休息就餐了。不少孩子围着我们要这要那,我已经高原反应到了极点,但我还是坚持吃东西,我知道如果我不吃,我可能真的就要倒在珠峰的大本营了。由于在途中我们就经过了边防检查站查验了证件,一个方向是去珠峰的,另一条路是通往中印边境亚东的,因为我们进藏的同时,中印边境重镇亚东也对外开放了。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不用换乘当地的乡政府旅游部门的车辆上大本营,而可以像以前一样乘自己的车辆上大本营了,这样可以减轻许多搬运行李,换乘车辆的麻烦和痛苦,大家听了非常高兴,齐声高呼。我在极度痛苦中,我们一行终于来到了珠峰大本营绒布寺旁。车虽然停了,但我就是走不下车,在车中又是大睡,等了近一个小时,杨老师安排住宿的事才办妥当,原来打算住在寺里,但因为宾馆有房间,我们有幸住在了宾馆里,这可是最高待遇了。可我住的是四层,上楼时已飘飘然。不知什么力量支撑着我来到了房间,房间窗口正对着珠峰,那雄伟的品字型世界第一高峰就在眼前的时候,我又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我终于见到了世界第一高峰,我为亲友祈祷着,祈求他们安康幸福。在极度的旋晕中,我用三角架的二个支撑脚,在窗口拍摄了珠峰夕照。由于季节的原因,阳光如血的珠峰场景没有印证在底片上,但我的心已经很满足了,因为人的一生能亲眼目睹珠峰的能有几人呢?实际珠峰离我很近,绝对高度仅三千四百四十八米,可令人生畏的攀登又有几人呢?而成功者又有几何呢?站在世界第一高峰下,我想即使没有高原反应,人也会激动,也会兴奋,也会被她的巍然而折服,我想这就是令人生畏的自然,永远不会被人类征服。[FS:PAGE] 在匆匆吃过方便面,倒头入睡的我,是多么想让这可怕的高原反应离我远去啊!可这是人类不能征服自然的最基本的问题之一。虽然还是那个夜晚,还是那个睡姿,但睡虫就是不愿意光顾,它像恶梦一样围绕着我,使我脑海中不时出现永远也记不住的光怪陆离的事物,我只能在瞑瞑中入睡,几乎两个小时一醒,那种滋味就想尽快的死去,在苦不堪言中我熬到了清晨。可当我想小解一下,准备下楼,还未走出房门三步的时候,一口苦胆奔涌而出,我赶紧返回寝室,朦胧中又睡去,也不知道长夜即将过去,也不知道究竟是否入睡,我的手机闹铃还是唤醒了我,我已看到同室的老宫已经在阳台上拍摄日照金山的珠峰了。我赶紧穿上衣服,支起三角架,靠在昨天拍摄日落的位置,强耐身体的不适,这时的珠峰好像知道我痛苦难堪的样子,金色的太阳与金山的美好似乎也不再来。我看看色温已接近正常值,就对中灰部分点测光,拍了三、二张珠峰日出,随即又晕睡过去,实在太疲劳了。当朝阳高照,九点左右的时候,听到杨老师的扣门声,知道我们又该出发了。在出发之前,我费尽全力背下我全部行囊,吃了一口头一天老师分给的早餐——萨琪玛,可我下楼装车之后,就已经觉得要吐的感觉。杨老师说我们团要来一张合影,可我还未等第二张开拍,已经吐如喷泉了,我已经把今天的一袋萨琪玛和昨天的方便面还给了珠峰,还给了绒布河谷,这时我忽然觉得我像重生,一身的轻松又来到身上。我们上车很快就离开绒布寺,向绒布河谷驶去。在美丽的绒布河谷同样散居着很多藏族同胞,他们可以庆幸的是那里有少量的农田可以耕作,七月正是油菜生长的旺季,黄色的油菜花儿漫山遍野,线条优美,非常赏心悦目。但令我感动的不是优美的风光和苍凉的群山,而是在田野中嬉戏的孩子们,他们有的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身体被紫外线照射的幽黑,但每个孩子脸上都写满笑意,无忧无虑。我们拿出铅笔,笔记本和糖果,他们非常乐意接受,我们不停地拍着他们纯真的笑容,天真的眼神,这种眼神是对外部世界的好奇和渴望。 中午二点左右,我们又回到了扎西宗乡。还是那个饭店,还是我们这群人,但我的精神状态好多了,我主动拿起相机,在吃饭的间隙,拍摄了喇嘛上货装车,藏族男孩子帮助家长看车的镜头。我觉得藏族孩子的眼神是那样单纯而凄婉,一种同情之意涌上心头,我主动给那孩子笔和笔记本,他的样子让我想起什么叫孤独,什么叫寂寞,人与自然在无声的对话中享受着自然带给他们的幸福。晚上,我们一行又回到了拉孜。在进拉孜的返回途中,我们的车出现了故障。杨老师的领头车,已经跑了近八十万公里的陆地巡洋舰拖着跑了一会,它自己开锅了。我们在停车过程中拍了在北方的珠峰,前景为盘山公路,后来又拍摄了单骑闯珠峰的山东大汉和经幡。不少国外友人在那里休息和庆祝。在拉孜这一我终身难忘的珠峰前哨站,我的身体已经不那么痛苦了。休息一段后,第二天清晨,来到了县城北面的沼泽地拍摄山景,及前面的关隘,据说是古代的兵站,及关口,我体力未完全恢复而未靠近拍摄。那种类似雅丹地貌的画面,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中午时分我们回到了日喀则,就餐后向江孜进发。 在路过白朗县时,不知哪位首长通过白朗县到日喀则,封了路,我们觉得不妥,与交通管制部门理论了起来,我们认为县级交通管理部门无权封闭国道,应依法办事,后来经过交通管制部门沟通,我们在等了近二十分钟后放行,在放行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交警和武警已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了,这种警卫级别我小时候在金日成访问中国的时候看到过,现在觉得有点陌生了。 在下午六点左右,经过洛江时,又出现了堵车现象,经过等待,我们又继续前行。在白朗堵车的时候,一条彩虹当空而起,在前面的青稞田的映衬下格外的美丽。而在洛江时,我们的影友还拍摄了一家围坐一起吃饭的场景,他们很热情地让我们品尝青稞酒和牦牛肉。晚上六点左右,我们来到了江孜古堡前。但因水大,无法靠近江孜古堡抗英遗址——电影《红河谷》的拍摄地。我拍了几张多云天气下的古堡神韵,它是那样的沧桑,仿佛近代的一场战争就在眼前。黑云象炮火一样刚刚散去,不同的是,油菜花的光焰夺去了战争给人们永远不可磨灭的伤痛,让我们失去了血与火的洗礼。我们在前往江孜宾馆下榻的途中,听到了乘坐一辆拖拉机上的妇女和孩子们那高亢的歌声,是那样悠扬,仿佛回落在山谷中。那种曲调只有在西藏才能听到。他们是那样幸福快乐,这时我想起了我小时候,文革时期工人、孩子们也是唱着革命歌曲,带着革命的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精神从事着生产和劳动的场景,我想,西藏人民是否也是在这种精神世界中享受着生活带给人们的快乐呢?我想一定是的。[FS:PAGE]入住江孜酒店后,我第一次入藏洗澡的感觉也是令人兴奋不已的。因为入藏后带队杨老师为了让我们保持体能,不准许我们洗澡,可一周的旅程,已经让我们这些来自内陆的人感觉到身体的不适。兴奋之余也有点担心,担心自己的身体会不会因为洗澡而吃不消。同时洗澡带来的惬意也是无法抵挡的。我今天洗的畅快淋漓,洗的我异常的兴奋,似乎在零点也未有睡意,向往着第二天早上五点起床,拍到日出的江孜古堡。 第二天清晨,天还未亮,我们顶着小雨,来到了云遮后的油菜田边。用油菜花做前景,拍摄了江孜古堡。仿佛真的像阴灵不散的古堡寄托着死去的先烈的思想,但终因条件所限,只匆匆拍了几张就因下起了中雨而收工。带着一丝遗憾和对古堡那神圣的期盼,我们又来到了古堡的正面,衬托着鲜艳的油菜花,开始了谋杀菲林。在返回日喀则的途中,在有西藏江南美誉的江孜湿地拍摄了草场及农荘。江孜的古堡众多,据说都是一方财主,为显示自己的财力和保卫家园,在自己占据的山头上修建了庄园,给人非常壮观的感觉。遗憾的是,本来可以路过羊雍错返回拉萨,可因为那边修路,从而错过了一睹她尊容的机会,非常遗憾。 下午我们返回了日喀则,在扎什仑布寺前,我感受到寺庙对西藏人的感召和力量。巨大的维杆支起人们对神的希望,庙宇的宏大和朝觐者的络绎不绝,使人想到精神生活是神的统治下的宗教生活,我虽然没有对佛教的信仰,但这座神庙的庞大无不给我以震撼,它现在仍然是日喀则地区最庞大的建筑群落,这无不展现出这种信仰的力量。我没有进寺庙进行拍摄 ,也可能我是因神的力量的伟大而放弃,也可能是我对神的尊崇而却步,但我还是在外边一个角落,对着五体投地的人们,留下了我对日喀则人民对神的崇拜的画面。他们的表情依然是那样宁重,没有一点浮燥和情动。是那样的谦诚和平和。我想他们的精神力量是充实而无法征服和战胜的。 在明媚的阳光里,我们一行马不停蹄地顺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返回了拉萨。到达拉萨的时间已经是傍晚,我们顾不得旅途的劳累,在大昭寺的感召下,对这座拉萨的圣地进行了为期两个多小时的拍摄。对转经人我早有耳闻,但不亲身经历和目睹是难以想象的。如潮的人流,外人是难以想象藏民对神的崇拜已经达到了极至。无论是长者,残疾人还是孩子,妇女,无不为转经人群中的一员,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都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来,那就是对神的敬仰,对灵魂的感召,使我对西藏人民无限的敬佩,为他们执着的追求而折服。这又使我想起了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为了革命的理想,他们串联来到天安门广场,就是一睹毛主席的尊容和听毛主席的话。晚霞的光辉已经打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使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里都刻画出阴阳两面,显得刚毅而充满了不可战胜的精神力量。对我们这些异教徒,他们投以异样而平静的目光,似乎从来都没有理会过外来人对他们信仰的打扰。晚上八点,我买了很少的饰物和印度香,还为我的同事要了点红绳,我对西藏拉萨有如此多的四川生意人而感到意外和折服。因为你只要在西藏的任何一个角落,你只要饿了,就能看到四川小吃的招牌,川味已经遍布西藏的大地,可以说这一路吃下来,还真是川味帮了大忙,因为我没有感到陌生,享受了一路的口福,还因为我喜欢川菜。记得我第一天入藏的时候,我点的清炒猫耳菜,我第二天想,这道菜在家很少吃,所以我才点的。可是第二天当我步行在北京东路的步行街上时,我的膝盖已经发酸痛疼了,这可能与我的体能有关,但我想与我的饭食过于清淡不无关系吧,因为我走了仅仅不到一千米。在取款的时候,看到了藏人卖冬虫夏草的场面,他们是那么的安静,不象在做生意,不哟嗬,很特别,也遇到了两名藏族妇女把手链放到我手里,不肯收回,要我150元的尴尬,还遇到了在建行网点没有电,只能在柜员机上分四次两张卡,取出八千元的事情。我看来有先知,否则不会带两张现金卡来藏。不然还真麻烦。[FS:PAGE] 七月八日,我们早上七点就起床,这在青藏之行是较晚的,我们冒着霏霏细雨,向藏北进发,一出拉萨城,在明媚的阳光下,高山角下牛羊成群,油菜花盛开的景象就使人驻足不前了。在等待拍摄中,我们见到了一列刚出拉萨的火车,不知道为什么,单轨车在没有进站的情况下,在一座大桥旁边停下来。它四节车头,喘着粗气,已经停止了前行,我们抓紧列车停止的瞬间,以桥、山、白云、蓝天为背景拍摄了很多高原列车的景象。并与车厢内的乘客挥手告别。它穿行于高原峡谷中,是那样的动人,像玩具火车在蠕动。中午我们在当雄用餐,前往美丽的那木错,在路过念青唐古拉山口时,我看到了一个向拉萨进发的朝觐者,是那样的虔诚,庄严。他五体投地,一丝不苟,向着他理想的圣地进发,我们在唐古拉山口对唐古拉山进行了拍摄,虽然这里海拔已经五千一百余米,但高原反应已经减退,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我拍了以学生为前景的念青唐古拉山,这是进藏以来最近一次体验雪山的巍峨,经幡和幡纸印衬着伟大的山体。 行进在通往纳木错湖的公路上,虽然已经修好了柏油路,但我们的四缸车还是用一档,20公里/小时的速度前行,到达山顶时,已经是五千二百米的海拔了,这也是没有雪山的最高处,站在此处,您已全然不知山有多高了。进入纳不错湖区已经是下午,我们休息在四人一顶的帐篷中,没有卫生间,条件是这次青藏行最艰苦的。这时,我的高原反应似乎又来了,还是有些不适,不想动身,就想休息。我们在湖区很简单的餐厅吃了蛋炒饭,休息,等待傍晚时分的光线。下午六点左右,我们登上了湖心的半岛,这时远处的雪山与湛蓝的湖水相映,白云在湖间飘动,就像风景画一样,当我们极目远处的念青唐古拉山脉时,我跪地祈求神灵的保佑,为我的父亲的在天之灵请安,我三扣首,以示对真神的崇敬。这时我的热泪不自觉地流淌下来,这泪水是幸福的泪,是追忆的泪,也是祝福的泪,它是那样生动,没有任何的做作垠迹,我想人类能够感知的自然美景已经达到了极至,所以才引起了我的感动,据说纳木错的水就是天神的眼泪,是神湖圣湖,它保佑着这方热土,保佑着人民。向东望去,是格拉丹东峰雄伟的身躯,我想,如果没有格拉丹东的冰川,也就不会有我们的母亲河,也就可能不会有我们的中华民族,我敬仰她良久,今天终得相见。虽然遥远,但余辉照耀下的她显得安静而柔顺,虽然她的头顶上盖着厚厚的乌云,但遮不住她伟岸的容颜。当晚霞透过红云,浸透纳木错的时候,神光出现了,她神奇在万紫千红的光辉中,我想如果雄伟的天安门或布达拉宫倒映在水中,那将是无以伦比的蜃楼奇观,我叹服大自然和运气给了我们无限的风光美景,我按动着快门,记录着神山圣水,留下了一生当中所见的最美的时光,它已经凝动不前。当我们下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把万丈的阳光藏了起来,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我们各自用自带的光源回到了帐篷中,讨论着所见所得,期望着佳片的出现,经过不到六个小时的休息,第二天六点,我们就来到了湖心景区的前面,拍摄了水鸟,雪山,湖泊及藏民转山的景象。我们顺时针转山和湖,感受着纳木错温柔美丽的另一面,我甚至喝了纳木错的圣水,但后来才知道,纳木错是咸水湖,后来几天我的肚子一直不好,总想排气,与此有关。我们仍不时看到藏民在转山,转湖,一家一家的,有时有小鸟从山崖上飞过,世界仿佛就是我自己的,我们在一处小山洞处还发现了崖刻及图腾类的东西,可能是朝觐者留下的文化遗产吧,不得而知。中午吃了面条,可以说是狼吞虎咽的,然后休息了一段是时间,就兵分二路。我觉得昨天晚上拍的已经很好,想拍摄一些当地的人物,就到南面与同车的杨兄一同去当地藏民家采访去了。在当地一个二十多岁小青年向导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一户八口之家的藏族人家。女主人的男人五十二岁了,女主人是续弦,已经生了两个女孩子,最小的才六岁,其余六个都是丈夫的前窝,当我们来到美丽的纳木错边上这户人家时,被当时的景象惊呆了,一家八口住在一个不到六米宽的山洞中,山洞被隔成三段,最里间摆放着用盐水煮熟的牛羊下货,准备冬天之食,其它的东西很少,几乎没有看到家具,只有用木板搭的床,一边一张,靠门口右边横搭一张,这就是六个人住的,其余的孩子住在中间的洞里,一边搭一张床,只有一盏用太阳能供电的吊灯,没有任何电器产品,中间是用做烧火做饭的用牛粪生火的铁炉子。毫不夸张地说,就是原始状态。女主人非常热情,给我们冲酥油茶,脸上充满了笑意,对我们的提问也百答不厌,非常纯朴平和的心态使我们这些内陆来的观光客为之地动容。我们留下了她家的地址,鼓励她让最小的女儿上学念书,将来走出大山到拉萨工作,向导说他高中毕业,是这个村最有文化的人了,我听了觉得西藏最缺少的应该是教育。我拍摄了许多女主人和小姑娘的照片,但可惜我把她们的住址不慎遗失了,我等到她的丈夫回来后,告别了这家令人终生难忘的人家。[FS:PAGE] 傍晚我们踏上了返回当雄的征程,在当雄住了一宿,第二天向唐古拉山口及沱沱河进发。我们穿过可可西里无人区的东边,藏羚羊和青藏铁路相伴,给人以无限的自然与伟大工程相映生趣的画面。虽然羚羊离我们很远也不知是黄羊还是羚羊,但对野生动物的鲜见,还是让我们驻足拍摄,在经过索南达杰烈士墓时,我们瞻仰了他的伟业,看到了唐古拉山口的纪念性标识。我们一路向北,中午在一片已经被废弃的房子旁边的一个回民饭店吃了一种土鸡砂锅,味道还是不错的,具有尹斯兰风格。但等待了好长的时间,看来这里的客人已经很少了,失去了往日繁荣的景象,在吃饭的间隙,我拍了铁路和唐古拉山的壮观景象。我们于傍晚时分到达了沱沱河。在河边静候夕阳的余辉。我这次青藏行感受到青藏的余辉更美,更千变万化,是难得的拍摄场景。我拍了近一卷的沱沱河晚曦,五光十色,分外美丽,难得难得,晚上住在交通旅社,吃的也非常的简陋。早上五点起床,吃点面条就又来到了日出的一面,拍了沱沱河晨曦,但我有感觉,如果这样再大面积的开发,沱沱河美景将不复存在,因为到处是工地,其结果必然是与自然的不和谐。 我们匆匆忙忙拍了日出就向格尔木进发,在喀拉昆仑的伴随下,感觉青海的到来,因为青草在减少,水在减少,绿色在减少,北方的气息在变浓,可能是念青唐古拉山和昆仑山把南下的暖湿气流挡住,从而造成了昆仑山北麓干燥的气候。当我们在昆仑角下用餐,品尝着砂锅炖鸡的时候,大家才知道,高原将要离去,我面对巍峨的昆仑,蓝蓝的天,洁白的云,和青藏铁路那钢铁的身脉,它映射出人类将改造青藏的决心。我想总有一天,青藏自然古朴的自然风貌将一去不复返。但无论如何我将永远眷恋着西藏,无论她将怎么样变化,我将永远热爱她,回来寻找我可能已经丢失的爱,我会再来。再见,西藏我一定会回来。

本文由十博体育主页发布于十博体育官网最新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用摄影去感受对西藏高原的热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